第五百九十九章 圣女的身份

作者:明月映秋寒 |字數:437

人氣小說:快穿攻略:黑化BOSS,極致寵神醫農女:買個相公來種田重生之都市狂仙妙手小村醫重生八零:軍嫂有點辣重生八零:媳婦有點辣我的神魔世界豪門通靈萌妻:宮總,有鬼!

    生命的長短,就算是圣人也難以確鑿的說出自己什么時候生什么時候死。

    活著的時候盡力的享受生活,死去的時候不帶走遺憾,這是琉璃曾在祝融峰上和姐姐月流光說過的話,可隨著反噬的次數越來越多,隨著她對周子軒的感情越來越深,琉璃越來越恐懼死亡,越來越害怕走到生命的盡頭。

    但來到了瑤光,了解了周子軒和月流光的故事之后,她又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會盡力活到最后一刻,就像是你曾經對姐姐那樣。”琉璃緊緊的抓著周子軒的手說道“別想這些了,先找到姐姐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周子軒覺得也是,已經到了瑤光,想太多也是無用。

    暗道很長,有上坡有樓梯也有通往下面的窄路,路上有幾個門,周子軒都說這些不是,他要去的是流光的房間。

    終于,經歷了九轉十八彎,周子軒停在了一個滿是灰塵的門前。

    “看來很久沒有打開過了。”琉璃摸了一下,弄了一手的灰,然后吹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對,因為知道這里的只有月流光。”周子軒好似又確信了什么,一手將右邊的環一拉,左手輕輕一推,將門打開了。門的另一邊是一個鏡子,兩個人從門里側著身子,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終于不再是狹窄和昏暗了,而是一間屋子,很普通沒有任何特點的屋子。

    “好樸素的房間,這真的是姐姐的閨房么。”琉璃很好奇,流光是瑤光的曾經是公主,冥主,乃至于現在都是圣女,按理說,在電視劇和書上描寫,地位尊貴的人的居所,一定是金碧輝煌的,再不濟也得有點裝飾品。

    “是的,這是流光的房間,曾經裝飾的很華麗,后來她不喜歡太奢華,就重新部署了一下,就成了現在的樣子。”周子軒知道過去的隱情也有些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因為這間屋子雖然簡陋如斯,但擺設卻有一種熟悉的感覺,是她在南岸龍驤學院里房間一模一樣。而那個年代的月流光,還只是個青澀的傲嬌小公主,也是龍驤學院讓她成長到如今的模樣。

    琉璃來到床邊,看了看,細膩的絲綢款式很老但材質卻很新。并且上面沒有任何的灰塵,一看就有人精心打掃過。

    “雖然很干凈,總覺得很久沒有人住過了呢。”琉璃小鼻子嗅了嗅,“沒有姐姐的味道,也。。沒有任何的溫度。”

    周子軒叉著手點了點頭,很贊同琉璃的觀點,說道“嗯,和我猜測的差不多。是吧,月流光。”

    周子軒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琉璃身體一震朝著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周子軒轉過身,發現房間的門口站著一個人。倚靠在門旁,眼神冰冷的看著他們兩個人。

    “姐姐。。”琉璃想走上前被周子軒拉住了。并對琉璃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你們會來,一直在門口守望著,但沒想到會直接從密道繞到房間之中,在刑場我就有一種感覺,你們的身份不簡單。”月流光開口說著,語氣十分的陌生。

    “你當然想不到,因為就算是你也根本不知道這個密道的存在,你根本就不是她,即使你的打扮,你的長相像極了過去的她,但流光不是沒有感情的,反而,她是很重感情的,你能模仿的只是她的外在,模仿不了她的內涵。”周子軒也不著急看著眼前這個和月流光有著一樣面孔的人。

    “她。。不是姐姐么?”琉璃看著周子軒,她還是沒認出來,及時琉璃和月流光關系很親密,但還是沒區別出來,因為眼前這個人的實力十分高強,乃至于她的招式和流光都如出一轍,沒有半點區別。

    周子軒沒有說話,只是在等著眼前這個人的答復。

    “對,我并不是圣女,你們是圣女的朋友么,那先前真是得罪了。”與流光相似的女人說著話語,還是沒有感情,沒有道歉的語氣。

    “流光居然成為了圣女,也是有點意思,那她現在在哪呢,我們來這里就是找她的,我們姑且算是她的親人。”周子軒解釋著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。”女人對著周子軒說著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?流光提起過我,那她?”周子軒有點驚喜,沒想到瑤光還有人知道他。

    女人搖了搖頭,“我知道你的刀,黑刀無涯,當年圣女的丈夫所用的刀,但圣女據瑤光的歷史,最后一次出現,是在四百年前的記載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。。四百年前?”周子軒有些吃驚,眼前這個人沒有說謊,如果是那樣的話,流光這一次根本沒有來這里,那盟主所說的預言,不是發生在這里的?

    同時,周子軒和琉璃也都明白了很多,也知道了眼前這個人究竟是誰。

    “姐姐不會希望如此的,她不希望有人背負著她的責任。”琉璃說了一句話,對著那女人說的。

    “瑤光需要,圣女長生不老,圣女所向睥睨,圣女踏破虛空,留下了太多的傳說,瑤光受九州朝拜,就是因為有著圣女的存在。所以沒代的皇室子女都會有人被選為替代者,從小培養著,用巫術改變了面容,擔任著身為圣女的十年,這十年是我。”女人說著。

    她是那么的沒有感情,可周子軒還是聽出了一種悲哀,一種命運被安排的悲哀。她也是一個公主,可生來只為了成為別人的替代品而活。

    “那你叫什么名字。”琉璃溫柔的問著。

    “月流光。”

    她沒有名字,她生而為替代者,所以就連自己的名字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真是諷刺啊,流光如果知道她的國度會如此,恐怕也會有些心寒吧。”周子軒感嘆了一聲,看著眼前的女人說道“你的實力不弱,雖然達不到流光的高度,但以你的年齡,比開了脈輪的琉璃還要強一些,我不用無涯也不好贏你,你沒想過以自己的身份來守護這個國家么?”

    “沒有,不知兩位先賢在歸瑤光有何貴干,如果需要見王上,我愿代為引見,亦或是有圣女的消息?”女人提出了自己的疑問。

    先賢。。周子軒有些尷尬,但這個詞沒錯,在某些方面,他確實算

    是先賢了。她是流光的后輩,本來周子軒還想和她聊聊,但現在覺得和一個木頭人真不好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本來我的目的只有一個,找到流光,然后和她一起離開,但現在我有了另一個目的。”周子軒嘴角微微翹起。

    “嗯?”琉璃疑惑地看著他,不知道他又打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“先賢大人究竟有何吩咐?”女人恭敬的問著,只是語氣聽不出恭敬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城中央的那座雕像,我之前看著挺宏偉挺壯觀的,雕刻她的,也一定是曾經的一代名師,不然也不可能惟妙惟肖,但我忽然覺得她就站在瑤光的中央廣場,那樣支撐著高聳入云擋住了城中其他的風景,很是礙眼,所以呢,想要拆除它。”周子軒露出了瘋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先賢大人!!”終于女人露出了一絲表情,是驚恐。

    “瑤光之前禮數不周,如果惹得先賢大人不滿意,無論什么懲罰我都會接受,王上一定會給您一個交代,如果您仍然不忿,我愿已死請罪。”女人誠惶誠恐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替代流光的人,那她絕不會說出這樣的話。”周子軒反問著。

    “我。。”女人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不是她,也不可能成為她,試著阻止我吧,我可不是在開玩笑。琉璃,拉著我的手,塵曦準備好了不?”周子軒伸出了手,拉住了琉璃,朝著空中大聲喊著,臉上露著自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忽然周子軒和琉璃被一個光芒包圍,像是憑空消失一般化作了一道光芒,在‘月流光’的眼前化作星芒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瑤光城門口。

    “真是難為我,本來這個空間用量子就不穩定,還讓我帶兩個人,真是的,明明能出來,非要耍帥么。”,孟塵曦有些氣憤的說著,她之前就說過量子定位并不是那么的安很容易出問題,所以他們去西昆侖也都是做的火車,現在在這里,就算周子軒拿著定位裝置可以作為坐標點進行量子跳躍,但磁場不穩定很容易沒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是,我知道你肯定做好了充足的準備,諾,這些石塊肯定不簡單吧。”周子軒指著孟塵曦腳下的一堆石頭。

    “這是磁石,是我和雪兒找來的,塵曦姐非說這些能將你們救出來,我們才在這邊販賣了好多金銀珠寶的手鐲項鏈換回這些回來的。”

    孟塵曦是一個會做充足準備的人,周子軒就是知道這點,才放心在那邊打開定位回傳進行定點量子跳躍。

    “子軒,你剛才說的是真的。。”琉璃拉著周子軒的衣袖,擔憂的問著,真怕他做出沖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真的,我和她說了,并不是說著玩的。”周子軒拿出了他的黑刀無涯,握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又要做什么事情了么?”小幽總是不嫌亂的激動著。

    “嗯,你們在這里等著我,我去去就來,有些事情,流光想做不能下手的,那就由我來吧。偶爾當一回反派,做一回壞人也挺新鮮的。”

    。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女校橄榄球游戏